Dayrain

写不出甜文,画不出虐图。咸鱼了
开放头像约稿,约稿请私戳~

 

【Batfamily/联文】关于构建和谐家庭氛围的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1)

※群里搞事的联文,非常荣幸做第一棒!下一棒是 @某解会 ,超棒的——!传送门在最下面~!

※所有联文请在  batfam联文搞事  tag下观看,祝您观看愉快!

※咳,成吨的ooc和逻辑错误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DC

 

-----------------------------

“让我瞧瞧……也没有。”

芭芭拉打开最后一个未被检查的橱柜,有些惊奇地呼口气。当你生活在一个疯狂到以蝙蝠为标志的家族里时,你必须时刻准备好迎接各种突发事件,而考虑到每个家族成员的身份,这些“突发事件”范围之广显然是不难理解的。即便如此,一个“在工作日的清晨没有咖啡的蝙蝠洞茶水间”依旧让芭芭拉迷惑不已,毕竟这里有一个著名的、以咖啡为第二生命线的工作狂。

“希望不是因为某人一口气喝光了。”她自言自语道,转而随手往杯子里倒点茶,一边啜几口一边走向工作的地方。罗宾正坐在那里偷玩电脑游戏,而夜翼在旁边的桌上……奋笔疾书?

真少见。芭芭拉把自己原本的疑问从优先级上降下来,改问道:“嘿,早上好,你在写什么?”

旁边的达米安不屑地哼了一声。迪克有点茫然地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才反应过来,露出一个笑容。他弹了弹几乎还空白着的纸:“哦,嘿。这只是一个和平共处的——”

入口方向突然传来的响动打断了他的话。他们几乎同步地迅速转过头,只看见红罗宾从黑暗里略带蹒跚地冲出来——老天,他看上去就像一条快被晒干的鱼。长久的训练让他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依旧保留了一定的身手,隔着一整层楼梯就往扶手一撑跳到地面。芭芭拉怀疑他根本没留意到这边还有人。总之他就这样毫无停顿地撞进了茶水间,并且很快闹出了翻箱倒柜的声音。

“呃……”话题中止,芭芭拉看向迪克,迪克看向达米安,而达米安双臂交叉抬起下巴,毫不示弱地向他们俩回瞪一眼。

这个犯罪者自首得很坦荡。

被害者不到20秒就从茶水间重新冲了出来,朝他们咆哮道:“谁把我基地的和这里的咖啡都弄走了?”

芭芭拉和迪克自觉地避开火力中心。达米安顶着提姆灼热的视线不紧不慢地站起来,皱着眉头说:“我正式告知你,德雷克,我已经受够你整天像具尸体一样晃来晃去了。你甚至还以这样的状态出席会议和仪式——这是对整个家族形象的抹黑。而且我讨厌整个蝙蝠洞都充满了这种廉价的味道。”

“实际上,小D,你可以直接说是因为你关心提姆的健康的。”迪克勇敢地在剑拔弩张的氛围中插了一句话。

“闭嘴,格雷森!”达米安大叫一声。

提姆气愤地瞥了他一眼:“我他妈——”“注意语言。”迪克警告道,可是提姆彻底无视了他,“——才不管他是关心还是想暗杀我,只管把咖啡还给我就是了。希望你们记得我不是为了自己才不得不靠咖啡度日的!”

“那么现在就为了你自己去好好睡个觉吧。”芭芭拉接过他的话头,朝他眨眨眼,“只有工作没有睡觉会让提米变成笨男孩。”她得承认在这件事上达米安是正确的,提姆的脸色已经可以在万圣节扮僵尸而无需化妆了。再这么下去他搞不好会成为家族历史上里第一位过劳死的光荣牺牲者。

年轻人气鼓鼓地看着她,但很快泄了气地嘟囔道:“好吧,只此一次。”他匆匆向芭芭拉和迪克点头道别,又朝达米安狠狠地磨了磨牙,随即拖着脚步朝入口行进。走到楼梯的时候他突然想什么似的回头朝迪克大喊:“记得给我在那个条例上加上一条‘任何人禁止动红罗宾的咖啡库存’!”

“抱歉,为了你的健康,还是不了。”迪克扬了扬眉毛。红罗宾的困倦程度让他根本没留意到迪克的回答、直接恍惚地走了。

“条例?”芭芭拉朝他偏了偏头。迪克重新坐回原先的位置,指了指那张纸:“嗯哼,和平共处原则50条——”

“一百万条。”达米安愤愤地指正。

迪克接着解释道:“——为了体现对彼此的尊重,构建和谐家族氛围之类的。来自阿尔弗雷德的建议。”

“01.请勿在迪克·格雷森不在场的情况下将其麦片吃光。”芭芭拉念到,挑起一边眉毛,“我猜这是你写这个原则的直接原因了?”

“显而易见。”夜翼坦白道。

芭芭拉继续读下去:“02.请勿在未经蝙蝠侠的同意下开走蝙蝠车。”

“布鲁斯的要求。”

“他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

“是啊,他到时还要全部审核一遍呢,”迪克耸耸肩,然后拿出另一张纸并露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原则还有一个备注。”

芭芭拉接过来看了一眼,纸上第一句就是【补充:01.特殊情况下除外】。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他知道这个,一定得气坏了。”

“显而易见。”夜翼微笑着说。

 

迪克一直在庄园待到提姆起床——在这期间他又记下了好几条待审条例——随即趁着天色还早返回了布鲁德海文。与哥谭不同,黄昏才是布鲁德海文的犯罪高峰期。等他到达这个城市,正巧来得及换上制服投入新一天的“工作”。布鲁德海文的人们已经不再对这位在楼间跳跃的年轻义警大惊小怪了。当夜翼炫技般超越了一群跑酷者时,他甚至听到了楼下传来一阵赞叹声,而他亦回以一个微笑。如今他依旧会在巡逻途中遇见各种各样的违法行为,然而没有人能否认自他搬入以来布鲁德海文的治安水平提升了不止一个等级。

“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这样认为吗,先生们?”夜翼把短棍插回背上,愉快地向地上那几团被捆成粽子的彪形大汉说,而对方愤怒地从被堵住的嘴里发出含糊的咒骂,“好吧,我猜你们可能不同意。不管怎么说,我愿意相信这是我的幸运日——你看,你们得到的是有如整容的脸,而我得到的是一道小割伤。完美,嗯?”

意料中地没有得到回应。警车的鸣笛声遥遥传来,宣告着他今天巡逻的落幕。夜翼慢条斯理地站起来,向着投来的白茫茫车灯光亮伸出两只手指一挥以示敬意,转身向自己的安全屋荡去。

美好的一天。

但正如开篇所说,一个蝙蝠家的人永远不可能把“意料之外”排除在自己的生活外。到达了安全屋的迪克拉起窗帘,哼着小曲准备换下衣服。正当此时,窗户上却传来了一阵粗鲁的敲击声。

声音偏向清脆,不像是手指与玻璃的撞击。夜翼眯起眼睛——金属,枪支?他将除下的短棍重新握在手上,悄无声息地踱到窗边,然后快速地用短棍掀起窗帘的一角。这下他和窗外的人四目相对了——中间隔着一个头罩。

“杰森?”迪克惊奇地问道。他并不奇怪对方知道他的安全屋所在,事实上这里面有些家具还是他这个弟弟趁他不注意塞进来的,不过这样直接跑过来可谓罕有。

对方响亮地啧一声:“不然还能是谁?快他妈的少废话了,有人在追我,让我进去躲躲。”

红头罩,躲?迪克缓缓地挑起一边眉毛,但还是从善如流地开了窗:“我希望那个所谓在追你的人名字开头不是‘B’。”

“很遗憾,从各种方面来说你都是对的。”红头罩啐了一声,利落地翻进来,然后立马把窗关上上锁。

“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如果下次我把你拦在窗外的话。”迪克双臂交叉看着对方动作。杰森把窗帘也拉起来,接着将头罩从头上扒拉下来,呼了口气,转头玩味地看着他:“小红说你在写一个和平相处原则?”

“怎么?”

“很好。”杰森伸手扣住他两边肩膀,直接把他转了个身,从棍套里摸出两张有点皱的纸。

“嘿!你怎么知道在那里的?”迪克扭过头抗议道。

红头罩耸了耸肩:“我猜你还是得给制服加个口袋或者腰带。”一边说一边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支笔唰唰写起来。迪克斜靠在旁边的墙上:“所以,蝙蝠侠为什么在追你?”

“天知道,”杰森用笔敲了敲纸,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是说,老蝙蝠追我还需要理由吗?”

迪克从桌上拿过短暂响动的手机,回看了他一眼。

“好吧,我猜可能是因为我昨天路过哥谭的时候顺手解决了个罪犯,而且没经过他的同意。”杰森承认道,把纸扔回给迪克。迪克拿正了纸,看到上面多了一条【06.当红头罩有难时,其他人都应该及时向其开放安全屋——尤其在牵涉到蝙蝠侠时】

迪克接过对方的笔,把“红头罩”删掉,改成“任何人”:“你应该知道这个得给蝙蝠侠审核吧?我敢打赌这样写它通不过审核。”

“命运知道我抗争过。”杰森傲然说。

“所以,你刚刚说的‘解决’是指用哪种方法?”

“捆起来扔警局了。”青年不爽地回答,“搞不懂老头子干嘛因为这个追我一路。”

迪克接着把纸上破折号后内容都划掉:“或者——他只是想问你今年圣诞回不回去。”他扬了扬手机,“刚刚发的信息,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杰森猛地呛了一口,憋了一会儿才说:“想都别想,操,我就算再死一次也不会去。”

“那我回复他说你会回去了。”

杰森面无表情地把手指拗得作响。然而顿了一顿之后他改变了想法,突然伸手抢过了迪克手上的纸塞到自己的口袋里。

迪克皱起眉头看他,杰森坦荡荡地跟他对视:“怎么,既然是适用于所有人的条例,总不能都从你的角度来写吧?”

迪克摸摸下巴:“这倒有道理。”但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杰森得意地笑了,捞起头罩扣回头上,开了窗就跳出去,最后一句话消散在入夜冰凉的空气里:“圣诞节见,我会给你们带去一份大礼——”

“哦,不知怎么回事,我居然一点也不期待了。”夜翼喃喃地说道,伸手关上窗。

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明天之后的事了。

 

-----------第一棒end-------------------

谢谢你看到这里!

依旧是一点也不甜的小甜饼,sad

 

下一棒

 

  223 24
评论(24)
热度(223)

© Dayrain | Powered by LOFTER